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霸州新闻 > 正文
辉山乳业退市启示:全产业链下的扩张行得通吗
更新时间:2019-12-20 13:40:43  点击次数:

  “真的要退市了?重组还有什么进展吗?”12月19日一早,王鹏(化名)打开收到看到“辉山乳业退市”的消息后,迅速在朋友圈翻开前同事的朋友圈,试图寻找辉山乳业的新消息,可是他看了一圈发现,好像一切如旧,和他一年多前离开辉山乳业时候一样。

  让王鹏心中激起波澜的消息是12月18日晚间港交所的一则公告——由2019年12月23日上午9时起,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06863.HK,临时清盘中)的上市地位将予以取消。

  06863.HK的K线将停留在2017年3月24日的那条笔直的绿线。当日早盘,辉山乳业的股价突然“跳水”,暴跌85%,一日间市值蒸发约321亿港元,那一幕至今让投资者心有余悸。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辉山乳业临时停牌,此后便是遥遥无期的等待,直到如今,等来了退市的消息。

  辉山往事

  辉山乳业是东北老牌乳制品企业,就像北京人认三元、上海人钟情光明、南京人偏爱卫岗一样,很多沈阳人的记忆中,第一袋常温奶的品牌就是辉山。辉山乳业也凭借全产业链的布局一度坐到液态奶产量排名全国第四的位置。2013年港交所上市后,辉山乳业更是有了资金底气,一度计划携全产业链模式走出东北、走向全国。

  然而上市后的第三年,也就是在2016年,辉山乳业便开始迎来重重挑战,先是2016年12月,著名做空机构浑水接连发布两篇辉山乳业的做空报告。浑水称“这家公司的价值接近于零”,这个结论的论证包括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其资产价值及负债颇多等。浑水甚至动用无人机去调查辉山乳业牧场、工厂的运行情况。

  辉山乳业也开始了反击,先是发布公告反驳,后是董事长杨凯几度增持表达信心——1.27亿港元、4583.3万股,杨凯的投入让投资者们暂时吃下了定心丸。

  可是这只是表面的平和,几个月后的2017年3月20日,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多个债权人接到通知,辉山乳业无法按时偿还银行利息,最终惊动了辽宁省金融办。3月23日,金融办召开辉山乳业集团债权银行工作会议,杨凯在会上承认公司资金已断裂。

  3月24日上演的便是辉山乳业股价狂跌的那一幕,辉山乳业股价最终锁定0.42港元。

  启示录

  压倒辉山乳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到底是谁?是浑水的做空报告?是用于扩张或稳定资本市场的资金拆借?是辉山乳业不甘偏安一隅、走向全国的扩张梦想?

  在谈及辉山乳业的这场危机时,同行们尽是惋惜之声。除了“真可惜”的感叹之外,他们也在反思“全产业链的模式是否走的通?”

  辉山乳业最引以为豪的特点是其打造多年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即产业链涵盖了牧草种植、精饲料加工、全品类乳制品加工、乳品研发等业务。通俗理解,也就是从牧草种植到出售消费者从终端买到的乳制品,辉山乳业一人全包,而多数主流乳制品企业的模式是,例如原料奶这一环节会依靠供应商,而并非自己养殖,更不会涉及牧草种植、良种繁育等业务。

  “全产业链模式一旦形成大规模对于资金的需求是极大的,从上游养殖到下游生产,每一个都是资金的大坑,辉山资金危机的爆发反应的就是这个问题。”乳制品行业分析师宋亮介绍,乳业是个高度专业分工的产业,对于经营性企业来说,要想在全产业链模式之下快速扩张,是很难实现的。

  一些相似的案例也在发生。全国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现代牧业也曾尝试在消费终端发力,然而上游和下游的两端,让现代牧业一度乏力。最终现代牧业将自有品牌的运营部分转给了蒙牛,成功解套。

  不过,辉山乳业并没有那么幸运,债务重组计划已经发布多次,但一直没有结果,坊间传闻已有大型乳制品企业已经介入,但这仅是传言。

  辉山还没等来解套,投资者更是如此。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最新资讯-sitemap
Copyright @ 2018 廊坊网(http://swifthorsehr.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联系邮箱guestbook@protonmail.com